「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

发布时间:2020-06-11 | 作者: | 来源:http://www.tyc0061.com/info_107260.html

「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

缇娜她,已经是主治医师。

赶去医院的路上,双手握着方向盘等红灯,突然!瞬间一个人影掠夺了她的视线。

阿帕他并肩着跟着另一个女人,快步走过斑马线。额头髮线后移了、肚子有一点出来,走路的步伐姿态依旧;缇娜整个眼神跟着他游移走完了整段斑马线,直到阿帕消失在骑楼柱子后。

缇娜许久后才抬眼看到自己倒映在后照镜的双眼,然后…笑了出来。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自己真不简单。

「长大了、长大了,哎呀呀…」她在自己心中说了说,然后红灯转绿,拉下排档,她向前驶去。

不知道是不是其他女性医师在求学阶段、甚至是后来的intern(实习医师)时代,都会有像缇娜这样的问题:不是被书本压得没啥心情去联谊、要不就被工作追得没体力去多认识或是暧昧,然后时间就这样拖着、拖着,直到被周围同事红色炸弹攻击、甚至是脸书朋友的动态都变成小婴儿的脸、让她根本认不出谁是谁,缇娜这才惊觉,她就快要在感情的这张考卷上交白卷了!

一向很会考试的缇娜不能相信,自己也有交白卷的一天!

她向她的死党们询问…

之之遇到的三秒胶学长,已经是公认的笑柄了。

小莎,永远无敌的女王小莎,集美貌跟招惹苍蝇功力于一身的班花,提供的意见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实践,一个合理的科学实验必须要具有可重複性,偏偏她的意见完全不具可重複性,就是最容易被大家打枪的那种。

缇娜哀怨的继续在偌大医学中心里,过着游魂般、值班才出门、值完一人拖着疲惫回宿舍倒头就睡到中午、再跳起冲去参加午间会议、顺路经过病例室去把延迟完成会扣钱的病例补完…无限循环的生活。

那时的小确幸就是能经过灰暗地下街时,麵包店买到刚出炉的麵包,跟挤排队抢星巴克买一送一,买了以后烦恼多一杯要找谁分。

如果是小莎,早就安稳坐在员工用餐区里的后座上,由旁边的男丁(分一三五、二四及周末不同)恭敬的端上星冰乐了,要啥口味都能奉上,就连半糖低卡去冰都能生出来,还甚幺排队?

当时进入科内,就已经有祕书警告缇娜:「阿帕这个学长很花唷!妳要小心!」她很好奇,也相信自己一贯的冷处理,不会有啥机会出现。

然后呢?人就是千万别铁齿,缇娜在一次双手抓着两杯星冰乐跟胸前捧着厚厚病例、摇摇欲坠时,阿帕顺手帮忙拦住病例堆,对她露出了一个该死的微笑。

就是那该死的微笑,让她整个掉到无底洞里。

首先是发现科内甚至开刀房内的活动,阿帕学长都跟她同组,再来是互相借用一些参考书籍、互相询问一些资料、一起走着地下街一起吃饭一起去病历室,一起、一起、一起。

灰暗的地下街都变成了巴黎香榭大道。

很久不见的之之,欲言又止的问了缇娜:「最近…妳还好吗?」

缇娜从身边围绕的粉红玫瑰花海中探头,露出半催眠的眼神,微笑着说:「很好很好,妳不会懂的啦!」

刚离开男眷围绕的女王小莎,意味深长地看了缇娜一眼:「…好吧!如果哪天想找我们谈谈,妳就再说吧!」

当时的缇娜没听懂,甚至一心认为这些要不老姑独处一生、要不处处留情的朋友们,「不会懂的啦!」

阿帕一开始就以结婚为前提,做交往起手式。这让缇娜又惊又喜,毕竟年龄跟社会上的期待也到了这个关卡。

就像玩着RPG(角色扮演游戏)总不能一直在走路吧!总是要解任务啊。

阿帕也常常在开刀房内「这太辛苦了,学妹妳休息,我来就好」;或是「某某老医师交代的事情,太困难,学妹我帮你忙」,科内慢慢知道两人暧昧的消息,也会似有若如的调侃一下。这些都让缇娜感觉心头甜甜的。

然后缇娜就开始过着一个人兼两份工作的生活。

怎幺说呢?

阿帕非常大男人。

他举凡下班后的工作部分,都会带给缇娜要她帮忙。一开始还是用「妳用电脑打字比我快」这理由,凹了一些表格的整理,缇娜也乐在其中;或是「上班时我有帮妳做了很多部分,下班就换妳,互相嘛」这种藉口,到后来连阿帕要上台开会报告用的幻灯片,都变成缇娜在负责。

缇娜到这时都还不自觉。

她除了自己分内的报告要做,资料要赶,还得因为帮阿帕整理的幻灯片不合他的意,明明是自己值班时间却不得休息,得要帮他重新改过。整个作息、生活圈都开始改变了。

慢慢的自己把自己深陷在无底洞而不想挣扎。

他们开始争吵。

阿帕开始吃喝都叫缇娜出钱。

阿帕劈腿被抓包。

而且在交往了一年后,阿帕完全闭口不谈所谓结婚的事情。

吵架的画面就跟所有爱情MTV里面一样,摔门、摔车门、摔电话,回想起来都觉得蒙太奇手法剪接了之后配上歌曲,就跟电视里看到的没两样。

但是身处在争吵当下的时空,那种对内心的撕裂跟扯痛、对自我的质疑跟否定,却都是真真切切疼痛万分的,让人相信根本就无法度过下一秒。

缇娜还必须吵完之后,把眼泪吞回去,把口罩戴上,继续回去值班面对病人。

病人阿婆背后的褥疮已经深烂见骨,缇娜被迫专心的处理烂肉跟流脓,那专注遗忘了身后痛苦的几分钟,是她难得的平静时刻。

眼眶依旧泛红的女医师,挖着病人的烂肉,来获得心灵的宁静。

争吵后的复合,其实依旧是充满裂痕的。

原因是阿帕劈腿又被抓到。

之之、小莎跟缇娜聚餐时,非常惊讶且非常佩服地听着缇娜所讲的抓包过程。

缇娜说:「首先是这样的,医院院内有非常多公用电脑妳知道嘛!网路对外都是封锁的,只有几台特定可以连外。」

之之:「有、有,我记得S2护理站里面最里头讨论室,那台公用电脑可以连外。」

缇娜:「对,有时在那间讨论室开会,我都索性不带USB,直接连网路信箱就可以抓档案了。」

她喝了口茶,继续:「然后呢,妳也知道宿舍里的网路跟医院是相连的,可以用远端遥控从宿舍里操作医院公用电脑,有时懒得去医院查病人的报告,就可以从宿舍里远端遥控到那台S2电脑看到S2的画面。」

之之:「…真的假的?妳怎幺知道?」

缇娜:「有一次我看电脑课人员从远端遥控来修S2电脑,之后他们教我的。」

小莎:「齁~这幺好招,妳怎幺没讲?害我半夜还要去护理站找公用电脑去查东西。」

缇娜笑:「拜託,要是太多人都知道这招,同时遥控S2电脑,就会乱成一团啊。」

她又正色:「反正呢,就是那次阿帕说在S2值班,我想说最近有点冷战,好歹给他个惊喜,在S2电脑上留个笔记本当加油鼓励他值班的留言,结果就看到了……」

之之:「哈哈,你们还会这样浪漫唷!」

缇娜叹:「遇到对的人,软烂到躺在床上刷牙不起身,对方都觉得浪漫;遇到错的人,妳努力试图买了一万朵玫瑰都会被当成屁。」

原来,就当缇娜从宿舍登入了S2电脑画面时,发现已经有人在使用该台电脑。本来她没打算注意,正要登出时,发现到该电脑上正是阿帕的脸书帐号!而且,阿帕居然在跟另一个女生传讯息:

「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

缇娜脑袋一片轰然!

甚幺时候分的手?

小三也是院内的人?

虽然不知道「热河」是甚幺?

但已经气到差点没把宿舍炸了然后杀去S2护理站!

她焦虑又痛心,后面更多露骨不堪的对话,她强忍着心痛边看边打电话给阿帕:

「阿帕,你在值班对吗?」

阿帕冷道:「干嘛!我值班很忙」

萤幕上画面

「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

缇娜深呼吸:「对不起吵到你了,我问一下你今天值班区域是S2对吗?」

阿帕:「对,干嘛?」

缇娜:「我有帮你跟护士们订鸡排当宵夜,等会送过去。」

阿帕:「喔。」

「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

啾你老木!

缇娜放下电话,又打了院内分机到S2护理站,里头护士跟她很熟,一听就确认,现在立刻此时,阿帕正坐在电脑前没错。

缇娜内燃着核融合般的高热愤怒,等到了阿帕值班结束后,男方还若无其事的邀她吃饭。

阿帕一见面就不悦质问她为何没把鸡排送到?

她笑笑说店家生意太好不接单了。

结帐时,阿帕一如往常要缇娜自己出钱,她耸肩说没带,阿帕略为不爽的把自己钱包掏出时,手滑摔落了一地发票跟名片。

然后缇娜看到了那张名片。

缇娜强忍着突如其来的厌恶感,拍桌站起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小莎笑到拍桌捧腹、之之整个嘴型O型无法置信!

小莎:「天啊!我虽然早知道阿帕很花,其实刚来这医院报到时,他还曾经约我吃饭!可是我想说他似乎要认真跟妳交往,我就没有提了。」

之之:「缇娜…妳真的太厉害了!这是我听过最高科技的抓包方法了」

缇娜一脸懊恼,说:「私下是分手了,可是科内大部分还不知道,有次科内开会,我刚报告完,就被台下长官故意的点名要阿帕那王八蛋comment,超呕的!!」

分手之后,阿帕这人名都会被缇娜加上「那王八蛋」。

缇娜继续说:「只能笑笑不回应就算了,最气的是!接着换阿帕那王八蛋上台报告,他拿的还是当年我帮他做的幻灯片!妈的!早知道每张slide上面都加浮水印阿!」边说边槌桌子!

小莎笑到滚到桌下!

之之也笑到拭泪,颤抖着问:「问妳问妳,那妳当时看到他们在S2电脑上对话时,妳有做备份吗?」

缇娜给了个意味深长的「嗯哼」。

同科内工作,分手后还要相见,这尴尬后来在阿帕跟缇娜先后升上主治,转调其他医院后解除了。而且其他知道内情的同事们,都会似有若无的隔开他们两人。

要不正在气头上的缇娜可能会失手拿电锯砍死对方。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缇娜开着车等待红灯时,看见阿帕走过。

身边跟的女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三。

缇娜看着那人走过、走过、走出视线。

「再见了,陌生人」。

她在心底小小的说了一声。

PS. 歌曲结合我非常喜欢的歌手蔡健雅 两首歌

PPS. 这个系列 独立于原来的整个大主轴

请当作平行时空的小品系列观赏~~谢谢

「再见了,陌生人。」刚才没有油门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我也真不Photo Credit: Hans 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