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的「吸菸救长照」:台湾要继续以菸税作为长照财源吗?

发布时间:2020-08-06 | 作者: | 来源:http://www.tyc0061.com/info_317601.html

讽刺的「吸菸救长照」:台湾要继续以菸税作为长照财源吗?

日本厚生劳动省预估,2015年度因菸草危害所造成的损失金额(包括医疗费用在内)达到2.05兆日元,因菸草患病及产生照护的费用为2,600亿日元,火灾造成的损失为980亿日元。日本是藉由提出吸菸造成社会在医疗、照护及公安等损失,希望民众不要抽菸;台湾则是有人戏称为「吸菸救长照」,因长照基金有近九成财源是来自菸税。今年上半年预估菸税有新台币222亿,两相对比形成十分讽刺,政府是希望民众抽菸,让长照基金有稳定财源?还是关心国民健康,鼓励民众戒菸,但造成长照基金财源匮乏?

长照2.0实施时,执政的民进党政府是以税收制取代选举失败的国民党原本规划的保险制,提供长照基金财源是规划菸税、遗产税及赠与税,政府修法分别提高菸税、遗产税及赠与税的税率。当时,许多人士不断提醒政府,若以遗产税及赠与税做为长照基金的主要财源,将会造成长照基金财源的不稳定性,原因是在民众可提前规划个人与家庭财务,减少因遗产税及赠与税税率增加,导致可能要缴交更多的税额。

倘若以菸税做为长照基金主要财源之一,则是形成道德上争议,到底是希望民众抽菸,使得长照基金有稳定的菸税,还是重视国民健康,鼓励民众戒菸,因此许多关心长照发展的人士纷纷提出,政府应早日寻求新的税源或改以保险制取代,使得长照基础建设能有稳定财源,得以顺利推展,包括笔者也数度在媒体提出建言,但政府至今仍未意识到潜在的危机,忙于长照建制的混乱局面。

菸税调涨了,但吸菸人口未必真的减少

首先来看菸税,自调涨菸税后,每包菸的菸税增加20元,若加计进口关税、菸税、菸品健康捐及营业税,每包进口纸菸税捐达56元以上。财政部七月曾公布今年上半年全国税收统计,菸酒税上半年税收339亿元,其中菸税为222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增九成。

财政部的解释,因去年配合长照政策调增菸税,使菸酒税税收较去年同期增加75亿元;菸税增加也使菸品销量减少,前六月菸品健康捐大减103亿元,衰退近四成三。

但菸品销量是否真正减少,如果从菸税调涨一年间,海关共缉获私菸1,528万6,105包,逃漏税捐金额估计高达8亿5,602万余元,创历史新高,平均每月缉获一起以上重大走私案件。这并未加上已成功走私进入台湾市场的菸品,一般估计约有一成的走私货品遭到缉私,换言之,市场可能更多的走私菸流通贩售,实际上是走私菸取代合法缴税的进口或国产菸品,并未减少吸菸人口。

根据牛津经济院发布的2016年「亚洲非法菸品指标」显示,非法菸品约占台湾菸品总消费量的5.5%,推估数量约为一亿包。对比政府公布的2016年查缉数字990万包,显示仍有九成的非法菸品流入市场,至少造成35亿元的税收损失。

走私菸之所以猖獗,仍是利之所趋。财政部关务署表示,菸税自调涨后,走私利益更高。以一只40呎货柜可匿藏九百箱(四十五万包)来计算,走私一只货柜所逃漏税捐金额超过2,500万元,不法利益相当可观。

再来看长照基金另外两种税源:遗产税及赠与税,去年五月调高遗赠税税率,使民众提早进行财务规画,垫高基期,累计今年上半年遗赠税税收47亿元,创近五年新低,年减约七成,财政部不得不承认,今年税收达标挑战高,长照基金约有九成都得依靠菸税。

这已印证许多关心长照财源的人士当初所提:若以遗产税及赠与税做为长照基金的财源,将提升长照财源不稳定性的风险。

来自日本的研究调查:菸草带来社会的损失不仅是医疗费用

更讽刺的是菸税与国民健康间的关係,若根据日本共同社今年8月8日的报导,厚生省最新公布的研究资料显示,菸草带来社会的损失不仅是医疗费用,还给增加照护、公安等多方面的影响,认为有必要採取进一步的对策。该研究指出,菸草与疾病之间因果关係「充分」或「显示存在」于癌症、中风、心肌梗塞、认知症(失智症)的治疗上所产生的医疗费用,根据日本国家统计资料进行了分析,还估算出因这些疾病所需的照护费用、因菸草引发火灾的消防费用以及处理菸头等的清洁打扫费用等。

其中最高的是吸菸者的医疗费,达到1.26兆日元,占到损失额的一半以上,癌症医疗费超过5,000亿日元,吸二手菸所产生的医疗费为3,300亿日元,其中脑血管疾病占比较高。另外,牙齿治疗费达到1,000亿日元。照护费中,男性达1,780亿日元,女性为840亿日元。从产生费用的疾病来看,认知症最高,男女共780亿日元,其次是中风等脑血管疾病,约达715亿日元。

全球每三秒就有一人罹患认知症,每年耗费成本约818亿美元,因此预防与延缓认知症是各国致力追寻的目标。国际医学期刊刺络针(Lancet)去年刊登一篇研究指出,1/3的认知症有机会预防,「可预防,但未预防」的九大危险因子包括抽菸、听力差、未受中学以上教育、不运动、忧郁、离群索居、高血压、糖尿病、肥胖。

抽菸是已经临床研究证实是认知症的危险因子之一,但台湾却以菸税做为长照基金的重要财源,不知是何种思维。

日本长照是以介护保险为主要财源,虽然也因被照护者不断增加,每三年一次修改的介护保险不得不提高自付额、缩小给付範围等方式来因应财源的不足,厚生省重视国民健康下,也不会以菸税做为长照的财源,政府应该重新思考长照的财源,重视长照,不应牺牲国民健康。

目前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挖东墙补西墙,甚至还会导致长照基础建设受到财源不稳定的影响,应赶紧拿出研拟已久的长照保险,根据现今环境因素重新检讨,早日以保险制取代目前有道德争议的菸税与不稳定的遗赠税,一方面减少及避免因吸菸造成更多长照需求,另一方面,以保险来稳定长照的财源,使长照能顺利推动。

延伸阅读把长照2.0的财源寄託在菸税上,政府到底希不希望人民戒菸?以菸税作为长照财源,让立意良善的长照成为「劫贫济富」的荒谬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