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发布时间:2020-08-06 | 作者: | 来源:http://www.tyc0061.com/info_317602.html

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李绍昌摄)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李绍昌摄)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讽喻达人罗启新 世界荒谬,就笑一下 《头条》有无框框?

巴斯光年杀咗条龙之后变成什幺?答案是杀(撒)龙(隆)巴斯。

这句大人细路琅琅上口的IQ题,是由港台节目主持罗启新创作,记者得知后不禁惊呆。

虽然他童颜一张,但原来他已在港台任职主持30年,近年最为观众熟知的要数他在《头条新闻》的演出,扮演杜如风、肥妈、佘诗曼……扮乜似乜,最风趣是他的招牌羊咩鬚,扮女人时总惹人发笑。

今年是《头条新闻》30周年,下周五(29日)起会播映最新一辑,今趟罗启新又会扮咩呢?

罗启新加入9年「最大压力是件衫啱唔啱着」

人人都知吴志森和曾志豪是《头条新闻》节目主持,做了足足13年,原来罗启新只是迟他们约3年加入。罗启新带点迟疑:「我怀疑我是9年前加入《头条》,即大约2010年,因为我好像没有参与《头条》20周年庆祝活动,但记得是差不多时间。」他忆述自己最初是每星期在《晨光第一线》做栋笃笑,后来被时任助理广播处长张文新拉他到《头条》多做一场。「其实我入到《头条》,半小时节目裏只是负责两分钟。或者他(张文新)想节目有多点元素?或者有人推荐我?觉得我谂嘢好古灵精怪吧。」他说当时内心亦有挣扎和矛盾,因为跑两场,题材又不能一鸡两味,令他相当头痛,不久《头条》就取消了栋笃笑环节。

他后来想出「小新My广告」环节,先是从大家耳熟能详的旧广告出发,例如美源髮采、养阴丸或秋蝉牌羊毛内衣等二次创作,譬如「炎炎天气将我个人融化了,喺车厢焗住会瞓医院,太阳出来了,太阳出来了」,改编80年代位元堂养阴丸广告主题曲谈香港的酷热天气,又如「李医生,做到医生都买唔起楼,唔好意思呀」改编港铁广告嘲讽政府房屋政策。

可惜现在已不唱这支歌。罗启新说以前很容易在电视或大众媒体找到一个大家的共同话题,改编共同话题就能轻易引起共鸣,但现在已经不能再玩广告,因为电视广告已没有人看了,且在电视卖广告的来来去去都是财务公司。

不过,作为食脑之人,他好快找到另一条出路,就是扮人。去年他扮演杜如风(杜其风)曾获网民激讚,「杜如风在无綫的时候和以前做有线不同了,不知为什幺有一轮说话好像男人,而且很「本pair」(马虎)」。由于是电台DJ出身,是以每次揣摩角色他都先由声音特徵出发,例如杜如风说话时会在某个字加重语气,如「今日我要带大家睇——呢——样嘢」的「呢」字加重音。

在《头条新闻》登场9年,他最得意的角色竟然是去年「儿戏攻略」环节中的扮演皇后佘诗曼的角色,「其实我不太喜欢扮魏璎珞,因为她在剧中的说话没有character,只是一轮机关枪。我喜欢扮皇后,即是佘诗曼」。他描述当日他要扮佘诗曼委屈地边用刀断髮边哭的情节,改为讽刺广东话为何会输给普通话的对白,他要求导演给他原剧本让他投入感情,他亦最终演到眼湿湿。

但亦有「挞Q」的时候,由于他要一人扮演所有角色,有次要分饰多位司长,发现他们都身穿西装,没什幺说话特色,导致观众相当混淆。「除非你是扮鬍鬚曾,唐唐我们亦整了一个好长的下巴,而扮林郑只要穿旗袍、戴假髮、有个眼镜就有七成似,事半功倍。」他又透露曾在扮演林郑月娥时把自己硬塞进旗袍而不慎抽筋,「我做《头条》其实最大压力是件衫啱唔啱着」。

《头条》导演说「死尸表情好,给多个镜头」

谈到度桥,罗启新说他自小幽默,源于想要人们的注意。他说父亲给他取名启新,就是想他能够启发一些新意念,慢慢地形成他在街上无意听到一句话、看到一事一物,就能变成笑话的本领,「例如有次同事买了一把好短的扇,我们就突然想到,将扇插在沙中央,叫做沙中线。好无聊的,但又几好笑」。

罗启新原本入读理工学院修读土木工程系,但读了两年转读商科,由于醉心舞台剧,后来被港台DJ阮兆祥等人发掘,遂于1990年加入港台至今。他在2004年成为《晨光》主持人。他说做电台节目说笑话比较容易,可以自行推高笑位的声音,而且说完就算,《头条》却要考虑电视画面的营造。

他说,《头条》导演Gloria一句讚赏说话,令他下定决心往后用心演出每个角色,「《一代粉丝》单元中,主要角色由森爷和小豪子做,我要扮演大徒弟马三,有一幕我要被火车撞,伏在地下死去。由于要迁就镜头和呼吸,我要将头抬起来,我抬到青筋暴现。导演说『摄影说你的表情好好,于是给你多几个镜头』。」令他深深体会到,用心演出真会有人看到。

《头条》上司说「你在shelter底下咪去尽」

1998年,政协常委徐四民批评《头条》阴阳怪气,罗启新说当时未加入,「可能我当时太低级,会觉得为何高层要如此紧张呢?反而他说你好才有问题,你在做的是一个讽刺时弊的节目。我之前有访问过台湾媒体,他们说如果你做一件事两边都骂你,这样就代表你中立。如果一边闹一边不闹你要检讨吓,你这个报道是不是有问题?」

阴阳怪气也是的,他泄气地表示,观众常说他专扮女人,他强调他并不是扮女人,而是饰演当中所有角色,包括阿婆、阿公、细路、印佣,「一个演员最特别的地方是没有自己,将接收到的感觉演绎出来」。

重看第一集《头条》,时任港台电视部公共事务组总监吴明林和副总监黄志强西装笔挺登场,节目原意是挑选全港报纸的一些重要新闻和评论,以及介绍香港印刷媒介,与现在标榜嬉笑怒骂论尽时事热话的方向南辕北辙。相比初期的《头条》,现在的言论尺度无疑较宽鬆,但伴随着2016年《晨光》包括罗启新在内的元老级DJ「被退役」、2017年无綫突然抽起《头条》……究竟《头条》有没有自我审查?罗启新强调自己曾与监製讨论,结论是实情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什幺可以讲什幺不可以讲。曾经是他的上司、《晨光》主持人曾智华曾对他说「我要求你写到最好笑,有咩事我顶」,「你在shelter底下咪去到尽啰,他只会觉得你不够尽,他说『我们必须给予创作人好大空间,否则班人就会自我饮茶(审查)』」。罗启新认为,若然一些可笑事,为它包裹上温和外衣就会失去意义。

伞后观众说「好好笑但笑不出」

罗启新坦承随着年龄渐长,慢慢谨慎。「有时度桥,你扭两扭会觉得这班人可能过一会儿便会这样说,但他其实未说出口,如果你屈了他就很不公道。我经常和同事说你玩还玩,但你不要屈他。」他亦不喜欢人们叫警察做黑警,觉得这以偏概全的言论有问题,「有时你见到荒谬的事会觉得好好笑,有时我又好同情。例如某些政治派系一定要跟随中央旨意说话,其实都好惨」。他抬头眼睛凝视远方慢慢吐出:「有时人会慢慢受大气候影响,其实无人叫你收窄(言论),但随着整个媒体自我审查之后,你接触的东西已经被筛选,可能潜在地影响了你,而你不自知。」对于认为他们的製作太保守的,又是用什幺来比较?可能便是看了言论更大胆的网台节目,但他始终认为港台作为电子媒介,说话要正确和公道。

网媒再大胆港台守公道

「近排讲完笑话,都会有观众跟我说虽然好好笑但笑不出,因此觉得背后的现实其实好悲哀的。」在《头条》的日子,他存下了一大叠讲稿,有人问他为何不出书,他却说再回看讲稿已经觉得不好笑,因为那个时机已经过去,不过这叠讲稿是他也是大家这些年的历史见证。「你原先以为董建华不做以后便再无笑料,岂料又出现曾荫权,而梁振英就有更多东西可谈。」

他顿了一下,续说,雨伞运动之后很多话都不能够再说了,「以前讲些什幺大家都只是得啖笑,但雨伞后多了好多攻击,因为当时立场太极端,分成两边,你站在哪一边都死」。有些以前能开的玩笑,现在都要噤声,「例如我黏了一句话在脸上,贴了句『我要鱼蛋粉』的直幡,你觉得贴了这句话没什幺问题,但雨伞后,搞搞吓,后期任何直幡都死」。在网上言论百花齐放的时代,究竟讽刺时弊的电视节目还有没有生存空间?罗启新戚一戚眉:「电视台讽刺时弊的节目好像愈来愈少,小时候都尚有时事节目《眼中钉》,都会闹吓香港环境差,而现在大台拍一个剧集有少少隐喻就已经觉得皇恩大赦。」他记得西方传媒说过类似的话,一个讽刺时弊的节目可以帮助市民纾压,当世界愈来愈荒谬,我们就更需要笑一下。

文//彭丽芳图 // 李绍昌编辑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