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讲章》父母难为的时代,怎幺办?

发布时间:2020-06-10 | 作者: | 来源:http://www.tyc0061.com/info_102298.html

《父亲节讲章》父母难为的时代,怎幺办?

◎王武聪(台中忠孝路长老教会牧师)

经文:哥林多前书十三章4节

抚养孩子,每天都要面对许多繁琐的事,足可让人筋疲力竭,若是教养特殊困难的孩子更是疲于奔命、心力憔悴。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如果状况连连,父母真是情何以堪?难怪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愿进入婚姻,不敢生孩子!

社会又经常倾向把出问题孩子的责任归咎于父母。的确,有些任性、叛逆的孩子是出自于不当的教养,但也有善尽职责、敬虔的父母却带出不肖的子女,这要怎幺说?问题出在哪里?当子女的所作所为令父母心痛,伤透父母的心,为人父母的怎幺办?

一、都是父母的责任?──如何面对不受管教的子女?
人类第一家庭亚当夏娃生了该隐、亚伯,亚伯成了敬虔之子,所献的祭蒙上帝悦纳;该隐却成了谋杀之子,因所作所为不讨上帝喜悦。上帝不悦纳所献的祭,该隐发怒,将怒气发洩在弟弟身上,成了人类第一个杀人犯;两个儿子差别那幺大,难道是教养方式不同吗?

上帝的僕人以利有两个儿子被称为恶人,做了许多可恶的事,上帝很清楚指责以利在儿子的恶行上没有善尽父亲的责任,撒母耳记上二章29节:「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上帝更是追究父亲以利的责任,给予严厉的审判(撒母耳记上二章31-34节)。

圣经对两个父亲的判断
然而,接续以利作先知的撒母耳,一生忠心服事上帝,被上帝重用,但他同样有两个,行了耶和华眼中看为恶事的儿子──不行正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撒母耳记上八章1-5节)。

只是在圣经中,我们并没有发现上帝对撒母耳在管教儿子上,有任何的着墨或指责,反而继续使用撒母耳直到他寿终正寝(撒母耳记上廿五章1节)。撒母耳儿子的不肖,难道也是撒母耳没善尽管教的责任吗?若是这样,为何上帝还那幺重用他呢?

在新约中,耶稣在撒种的比喻里提到一位农夫,将同样的种子撒在地里,却有四种不同的反应(马太福音十三章1-23节),其中只有落在好土里才结出纍纍的果实,为什幺会有这样不同的结果?

原来,种子生长的「变数」不在撒种者(教导者),也不在种子(上帝的话语),而是在于土地(成长的环境与人心领受)。任何人都知道,不管再好的种子,再认真的农夫,只要种子落在路旁、石头地或荆棘里,它都不可能有结果的情况。

同样,孩子成长的过程除了父母善尽责任,教导上帝的话语外,孩子成长的环境,以及本身的任性和罪性……,都是影响他成长的重要因素。又加上滥用上帝赐人的自由意志,任意做悖逆的事,有的时候,为人父母常常一点办法也没有。

当我们明白这情形,父母最后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上帝施恩怜悯,求上帝改变孩子生命,救他脱离恶者的诱惑,并帮助我们从「有不肖儿女」的沉重压力、内疚、自责中释放。

完美父亲也无法让孩子不比较
二、父母偏心?──如何面对子女埋怨父母不公?

路加福音十五章慈父与浪子的比喻,这位慈祥的父亲同样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儿子,一个是安分守己、善尽责任的大儿子,另一个是任意放蕩、浪费赀财的小儿子;一个乖乖在家,一个选择在外流浪,难道又是出于父母不同的教养吗?当然不是!

而令这位慈祥父亲更难过的,不是小儿子要求分家产、在外放蕩,而是在小儿子放蕩后回家时,父亲因失而复得的喜乐,引来大儿子的嫉妒、生气、愤怒,认为父亲偏爱弟弟,待他不公!为什幺这不肖的弟弟耗尽所有,落魄回家竟然还为他举行盛大的欢迎筵席呢?而自己这幺认真在家努力、从来没违背过父亲的吩咐,父亲却不曾给他一只山羊羔与朋友同乐。

大儿子生气有没有道理呢?

当他认为父亲对待他和弟弟显然有特别待遇,直觉感受不公平,并且认定弟弟回家,必定会使他的权益受损,他这种情绪性的反应是很正常的,我们可以体会大儿子的忿怒。

然而,我们换一个角度也替父亲想想,这父亲在小儿子离家时,儘管儿子不肖,在外放蕩,伤透父亲的心,然而毕竟是骨肉,为父的心总是期盼浪子能回头。好不容易也出乎意料,竟然有一天远远看见小儿子狼狈的走回家,在这个故事中最令人感动的是:「……浪子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路加福音十五章20节)

对于大儿子生气父亲不公平,这父亲一定心里想:好不容易盼到浪子小儿回家,我岂能不高兴呢!多年来的伤心、痛苦、压抑,如今得到释放,难道我不能与人分享,庆祝一番吗?

两代之间当彼此着想
这位父亲却在大儿子表达生气时,体谅大儿子感受不公的情绪,没有给予任何责备,反而对大儿子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路加福音十五章31节),意思是──儿子啊!你是主人不是雇工,你可以随时、任意使用所有家产,享受与我同在的喜乐。父亲对大儿子重申他的权益并不会因弟弟回家而受损,何况,弟弟也自知不配当儿子,只求当雇工。

事实上,这位父亲做得非常完美。然而仍然遭遇大儿子的比较、计较、埋怨、生气、忿怒,父母真是难为!今天,身为父母的不是也常常因为夸奖这个孩子,就引起另一个孩子的不满吗?

作父母要让子女们都感受到被公平地对待,就足够父母花费心思了。唯愿两代之间,更多站在对方的立场,替对方想想,「他为什幺这幺做?」才不致让「不公的感受」,演变成「忿怒的情绪」,以致在内心形成「苦毒的怨恨」。

三、父母心碎了!──如何面对子女的悖逆?
为人父母的痛,莫过于子女的悖逆、伤害。大卫王应该是最能体会儿子悖逆带来心疼与心痛的人。

大卫有一儿子暗嫩性侵妹妹他玛,另一儿子押沙龙为妹妹报仇,计杀暗嫩;兄弟互相残杀,大卫何等心痛,撕裂衣服,躺在地上,他天天为死去的儿子哀伤,但当押沙龙逃离时,大卫却又心里切切想念押沙龙(撒母耳记下十三章28-39节)。

后来押沙龙叛变后,狡计赢得百姓的心,招聚百姓,图谋篡夺大卫的王位,精心筹划自立为王。更可恶的是竟还公然与父亲的嫔妃同房、行淫,极尽能事地羞辱自己的父亲,并且毫不手软的一路追杀父亲大卫。

蒙赦免的父亲愿意饶恕儿子
大卫面对叛变、欲置他于死地的儿子押沙龙,态度又如何?面对儿子的追杀,他必须自我防卫,然而他却吩咐部属要手下留情:「你们为要我的缘故,宽待那少年人押沙龙。」并且要全军都听见这吩咐,唯恐哪个士兵没听到误杀了他儿子(撒母耳记下十八章5节)。儘管押沙龙恶事做尽,大卫仍然吩咐:「不要以叛徒待他,要待他像王子……」大卫本身已是自身难保,但他在乎的不是王位的不保,而是担忧儿子生命的安危。

当大卫的军队击溃押沙龙的军队,部属前来向大卫报喜信:「耶和华今日向一切兴起攻击你的人给你报仇了。」大卫听见这好消息理当高兴欢呼,然而他接下来也严肃的连问两次:「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撒母耳记下十八章28-32节)

大卫第一个要知道的是欲置他于死地的儿子押沙龙现在怎样。当他得知押沙龙已丧命时,他心里哀恸痛哭,情绪崩溃的说:「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撒母耳记下十八章33节)

儿子对父亲无情,父亲却没有对儿子不义,大卫的儿子一心要杀害他,他却吩咐人宽待儿子,极力要救儿子免于死亡。常人面对儿子对父亲这样无情无义的伤害,早就要切断父子关係。我们却在这里看到大卫充满恩慈、忍耐的爱。
正如「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五章8节),大卫为什幺能做到这样?

除了为父的心外,我想,更重要的是,大卫也曾经历上帝极大恩宠后,悖逆上帝,恶事做尽。他曾窃取人妻,犯姦淫,谋杀为他卖命的手下大将,可说罪大恶极。上帝差遣先知拿单指责,大卫本该死罪,然而却蒙赦免,一个悖逆上帝,却蒙上帝赦免的人,才有可能也才有能力去赦免背叛他的人。

从养儿育女体会天父爱不止息
父母难为?的确难为。然而,生儿育女成为父母,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神圣呼召,是上帝赋予的使命,不能逃避的责任。面对儿女不受管教、埋怨不公,甚至悖逆羞辱,的确非常伤父母的心,为人父母的也常感到无奈、无助,束手无策,怎幺办?

1.想想我们是否也曾不受上帝管教,埋怨上帝不公,甚至悖逆得罪上帝?上帝并没有离弃我们,反而不断的说:「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以赛亚书六十五章2节)、「我以永远的爱爱你」(耶利米书卅一章3节)。让我们学像上帝,求主赐给我们「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心来等候悖逆儿女的改变。

2.当我们面对教养儿女沉重的负担,甚至几乎崩溃时,会很自然求主为我们挪去这苦杯,然而,很多时候上帝似乎没有照我们所求的,但是祂却很愿意加添力量给我们。

如同当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极其伤痛,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时,上帝没有回应说要挪去耶稣的苦杯,但却差派天使加添力量给祂。因此,我们的祷告,与其求主除去重担,更应求主加添给我们力量来胜过一切的试炼。

透过养儿育女,上帝给我们一个很实际的功课,就是磨练、考验我们的爱是否「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耶稣说只有忍耐才能结出果子:「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路加福音八章15节),保罗也说:「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罗马书五章3-4节),雅各更说:「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雅各书一章2-3节)

塑造「忍耐」性格,养成「恩慈」生命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我们要愿意完全降服于上帝;当上帝藉着养儿育女,让我们灵命更加的长大成熟,我们也相信这些过程都是于我们有益的。